“限塑令”实施已9年 兰州人我行我“塑”不减当年

来源:西部商报 2017-11-30 08:59 字体:

西部商报讯 (记者 欧阳海杰) 从2008年6月1日至今,“限塑令”实施已经9年时间。9年过去了,“限塑令”效果如何?市民的购物消费习惯是否改变?市民对塑料袋的使用情况有何变化?超市、商场、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,对塑料袋的使用又是如何?近日,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。

调查

集贸市场一个小摊位一年用塑料袋近万个

从2008年6月1日起,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、销售、使用厚度小于0.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,所有超市、商场、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。然而,9年过去了,集贸市场的塑料袋一直都在免费赠送,“限塑令”像一纸空文,处境尴尬。

三斤土豆、一斤半西红柿、两斤黄瓜、一颗大白菜,每样菜分装一个塑料袋,然后汇总在一个大塑料中。从菜市场出来,李大妈手里沉甸甸的。“今天出门忘带环保袋了,多要一个大的塑料袋,还担心塑料袋破洞。”李大妈的购物习惯是,每次出门去菜市场或者超市,会带上环保袋,或者推个简易拉杆车,“一股脑地放在大袋里,方便也环保。”但是,每样菜要分装在塑料袋还是必须的。

这不是一个特例,而是普遍现象。在各个农贸市场,塑料袋使用最多也最频繁。记者在七里河桥头菜市场内看到,每个在市场内买菜或者买肉的市民手里都会拎着几个塑料袋,这些都是摊主们免费提供的。“顾客买东西,就需要塑料袋装,当然也是免费赠送,不能因为一个塑料袋失去一个客户。”一个姜蒜摊位的摊主胡师傅告诉记者。

事实上,商家免费赠送的塑料袋,还是有成本的。姜蒜摊主胡师傅说,对于商家来说,塑料袋的成本虽然不多,但长年累月算,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“我三天买一次塑料袋,一般买2包3元的,有时候也买5元大的,一次也要花十多元钱呢。”记者粗略计算,一个摊位购买塑料袋的成本三天按照10元计算,一个月也要100元,一年至少1200元。而一包2元的塑料袋按照40个计算,这个小摊位一年使用的塑料袋也将近1万个。

超市药店:卖塑料袋成赚钱新渠道

而超市、商场、大型药店则将“限塑”变成了“卖塑”,只要消费者需要,掏钱就可以购买。

11月26日中午,西站西太华超市收营台前排起了长队。记者看到,多数购物者会多要一个塑料袋,有大的也有小的。“每次超市购物时,都要一个或两个塑料袋,塑料袋结实,拿回家用处多。”陆女士说一个塑料袋也就2、3毛钱,没必要计较,主要是超市的塑料袋承重好,用处多。

记者注意到,年龄较大一些的市民多数是自带环保袋,温大妈就是其中一位。“年轻人总说,几毛钱的事是小事,但是老年人就会省一些,一次2、3毛,积累的次数多了,也是一笔开支,并且这样也环保。”温大妈还说,她经常教育子女,出门顺手带个环保袋,不要太浪费。

华润万家超市收银员小李也告诉记者,买塑料袋的多数是年轻人,老年人多半是会用自带的环保袋。

不仅超市,药店的塑料袋也是收费的。记者在一家药店内买药后,需要塑料袋,同样要支付2、3毛钱购买一个塑料袋。甘肃省塑料行业的一位相关人士称,对于超市和一些商场、药店来说,限塑令的实施,带给他们的反而是收益,塑料袋小的2毛,大的3毛,一年收入也不少。一位行业人士给记者透露,超市塑料袋一般都是定制的,价格相对便宜,不论小型超市还是大型超市,一年塑料袋的收入也有好几万元。

快递外卖如今已成新的白色污染源

近年来,随着外卖和快递新兴行业的迅速发展,塑料制品的使用率大幅提高,也让白色垃圾污染隐患重重。

有数据显示,饿了么、美团外卖、百度外卖三大外卖平台全国日订单量约在2000万单左右。若按照每单外卖使用1个塑料袋、2个外卖餐盒、1双一次性筷子计算,三大外卖平台每天消耗2000多万个塑料袋、4000多万个外卖餐盒,以及2000多万双一次性筷子。

国家邮政局统计,去年我国快递量达313亿件,据推算,可消耗塑料编织袋29.6亿个、塑胶袋82.6亿个、包装箱99亿个、胶带169.5亿米、避免撞击的缓冲物29.7亿个。今年快递业务量预计400亿件,消耗的各类塑料制品更多。根据甘肃省邮政管理局日前公布的2017年前10月全省市邮政行业运行情况,1~10月,全省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5701.30万件,同比增长23.08%;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1.66亿元,同比增长21.71%。

“快递包装垃圾占到生活垃圾总量的15%左右,因此,我们也希望快递共享盒或者快递环保袋能及早普遍推广使用,不仅可以降低企业成本,从很大程度上降低污染,绿色环保。”甘肃省邮政管理局有关负责人称。

为此,近日国家发改委表示,将研究调整“限塑令”,延伸至电商、快递、外卖等新兴领域。

专家建议:从源头根治方可久安

在2008年6月1日“限塑令”实施后,工商部门对市场塑料袋的抽查就成了一项常规的业务工作。兰州市工商管理局市场规范管理处有关负责人介绍,“限塑令”只是“限”而不是“禁”,“限”就有一定的度,只要不违反这个度,就依然能够流通。作为监管部门,工商部门的职能是抽查流通领域,对生产领域和环节无从过问。要想根治,还是要从源头从生产企业抓。

兰州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柯也认为,实施9年的“限塑令”不是“禁塑令”,不能从根本上遏制塑料制品的使用。2015年吉林实施了“禁塑令”,对企业和个人分别处以最高3万元和最高200元的罚款,虽然这个罚款远低于违法收益,但一定的震慑作用还是有的。同时,有需求就有市场,很多人意识不到塑料制品给环境和人类带来的危害,加之没有可替代品,塑料袋能被大众所接受。加之利益驱动,很多黑作坊和小作坊违规生产塑料袋,让一些不合格的塑料袋在市场流通。这就要求质检、环保、工商等多部门联合执法,对生产环节出狠招、猛招,从源头上遏制,不让违规产品流入市场。

同时,政府应该出台相应的配套措施,鼓励企业生产符合规定或者环保的塑料袋,也要正确引导公众消费习惯,让公众意识到白色污染的危害性。

特别声明:西部商报版权所有,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
相关稿件

  • 手机扫关注码西部商报官方微信

  • 手机扫码关注西部商报官方微博
热点推荐
无标题文档